万软资讯-好资源汇集平台

她们在华强北帮外卖骑手送外卖,曾一度月入过万

实习小编 热议 123
扫码手机访问手机访问:她们在华强北帮外卖骑手送外卖,曾一度月入过万
0

【摘要】 中午 12 点,华强北,赛格大厦附近。 一群阿姨在和骑手窃窃私语,十几秒后,她们拿起餐盒,向着旁边的大厦冲刺。 60 多层的高楼,3000 多家商铺、10 ......

中午 12 点,华强北,赛格大厦附近。

一群阿姨在和骑手窃窃私语,十几秒后,她们拿起餐盒,向着旁边的大厦冲刺。

60 多层的高楼,3000 多家商铺、10 几分钟一趟的电梯——对于外卖骑手来说,高峰期走进这座大厦,无疑是推倒一张多米诺骨牌,后面的订单将全军覆没。

但在阿姨眼里," 禁地 " 却是她们搞钱的福地。

凭借熟能生巧的经验,她们接过骑手的最后一棒,在大厦里游走穿行,短短十几分钟内,将外卖准时送达。

在网上,她们被称为 " 跑单阿姨 ",当然,更引入注目的是 " 月入过万 " 的标签。

一周前,我来到赛格电子市场,进行了一场 " 卧底 " 体验。

这无异于一个小江湖,对财富的渴望、利益的争斗、风光的曾经、不为外人道出的辛苦——这些都一一真实地展现在我眼前。

激烈

战斗开始了。

一张不大的不锈钢桌旁,围着七八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她们刚拉完货,趁着中午的间隙来赚点外快。

几位女性互相推挤,手不断伸向桌上的外卖——但都是单手,因为另一只手里,已经用五个手指勾着六个外卖。

李莉要不断维持现场的秩序," 阿姨你已经有 10 个单了,可以走了 ";

" 阿姨低楼层的拿一个好不好 ",偶尔她也会放下狠话," 姐姐你再不走不给你单了。"

两个星期前,李莉和物业谈妥,在赛格电子市场旁边设立了外卖代收点,餐食由阿姨代送到顾客手里。

一单两块五,她收一块,阿姨拿一块五。

" 赛格赛格 ",中午的烈日下,李莉在路边向外卖小哥吆喝。

僧多粥少,冲突不可避免。余莲刚拉完货,急匆匆跑过来,想搂几单,旁边一个阿姨两只胳膊全张开,扭头对她说:

" 先到先送,你懂不懂规矩啊。"

余莲眼睛细长,一听这话,眼皮都撑开了好几层," 凭什么先到先得啊,哪有你这样的。"

但她也没再争抢,像小媳妇受气了般,哼哧一声就走了。

李莉赶忙哄回来," 别走嘛,小妹,待会还有单,别走别走。"

作为旁观者,我也决定加入这场战斗。

我自告奋勇向李莉提出,帮助她写单。我天真地认为,骑手报下门牌号,我在便签写下贴在餐盒上,毫无技术和难度可言。

事实证明我错的很离谱。

一到高峰期,五六个外卖员同时向不到二平米的摊位飞驰而来,不断从口中吐出数字和字母,3D 般立体环绕,像是有无数只苍蝇在我耳边嗡嗡作响。

慌乱间,我将 4064 写成了 4046,小哥突然吼了一句:" 搞什么,送错了你赔啊。"

在喷薄而出的数字和字母中,我还要确认它们的归属——一些骑手带了两三单,写下数字后,我抬起头,指着桌上餐盒问一句:

"4001A 是这个单吧?"

很久没有人认领的外卖

与此同时,旁边的阿姨在催促我记下她们的单量。"28 号,6 单,小妹快点 !"

被各种焦躁的声音围绕,我变得烦躁不已,用自己都没想到音量回了一句:

" 没看到我在写单吗!催我有用吗!"

时间就是金钱,对于外卖骑手来说是,对于跑单阿姨们来说,也是。

隔着一米远,李莉两只手在向上挥舞," 老太婆,你搞什么,在我地盘抢生意,会不会做人?"

那位阿姨心虚地瞥了一眼,依旧让小哥扫了二维码,随后飞快地冲进大厦里。

李莉还是被截胡了。

这个有物业背书的代收点目前只开了两周,很多外卖骑手还不知道,也有不少 " 散户 " 想分一杯羹,李莉 " 一统江湖 " 的路还很长。

秘诀

代收点现场的急迫感会一直延续,直到外卖送达目的地。

12 点半,周芳在电梯前焦急地等待。

她手上拎着 7 单,十个手指头紧紧地勾着。人群开始涌入,电梯停靠的时间越来越长。

周芳不断在电梯间折返,似乎只要有个电梯开门,她就会冲进去。

门开了,没等里面的人出来,周芳像蛐蛐一样挤了进去,用指节按下 65 楼。

她站在角落,蹲在地上把餐盒分类,以中转楼层为界限,分成了三块。

" 电梯上面都有标着到哪,别傻傻的爬楼梯,先坐到高楼,依次往下送。" 一边分单,周芳一边跟我讲。

到了 65 楼,周芳左闪右闪地挤出去。在出门的一瞬间,这位 50 岁的女性就确定了方向, "6511A, 应该往右边走 "。

尽管比她年轻了十几岁,跟在她后面依然吃力。不到一分钟,她就找到了 "11A",在门后温柔地问了句:

" 您好,外卖到了,放桌上可以吗?"

我气还没喘过来,她便开始奔向逃生出口,用力推开大门,一股脑地往楼下跑。

她跑得飞快,还惦记着我," 你慢慢来啊,别摔了。"

55 楼、40 楼、30 楼,我们一层层地往下,在每一层楼飞奔。慵懒的人群间,我们像是一道失焦的闪电。

12 点 55,我们来到小摊前,送完了全部 7 单。她额头上渗出了汗滴,喝了口水,又拿起篮子里的外卖,奔向一楼的电梯间。

掌握送单的秘诀,周芳用了一个星期。

" 一开始特笨,直接爬楼梯到 20 多楼,送完再坐电梯去高楼。"

周芳以前是坐办公室的,锻炼的时间少,连着跑了几次 20 多楼,有次跑着跑着就抽筋了——那天只赚 100 多,医药费就花了 400。

现在,她不仅知道要从高楼层跑,也知道坐电梯时,要挑能直达中转楼层的 ,;等不到单层电梯,就坐双层,爬楼的时间比等电梯可快多了。

无论是选择电梯还是楼层,到头来都是五个字:和时间赛跑。

能节省时间多跑几趟,对于阿姨们来说,比中了头彩还高兴,尽管只是多赚了十几块钱。

不锈钢桌上有个表格,每个阿姨对应自己的编号和单数。

8 号的 46 单尤为突出,许多阿姨围过来看,啧啧称奇," 这人厉害,真是能跑。"

阿姨们的单量

8 号正坐在大门楼梯上,拿着勺子往保温杯舀。我凑近过去,向她恭喜今天的战绩,她摆摆手,一边嚼着玉米一边说," 我在这里干清洁工都好久了,闭着眼都能找。"

胜者的云淡风轻,伴随着落后者的焦虑。余莲只跑了 7 单,一看见这数字就叹气。" 哎呦,真是,这点钱青菜都买不了,愁死人。"

吃过午饭,周芳决定去市场部走一趟。这是 " 福地 " 里的 " 禁地 " ——商铺多,分布复杂,毫无规律可言。

" 把门牌号都记下,到时就容易多了。" 周芳正在拿黄道益擦磨膝盖,那是上次跑单下楼时留下的淤青。

矛盾

下午三点,李莉开始给阿姨结账。熟识的保安会过来打趣," 今天又发了多少财?"

" 发个鬼财哦。" 李莉叼着一根烟,粗胖的手飞快在计算器上敲击,显示器上的数字最终停留在了 265。

一单一块,这就是今天的全部收入。

我告诉她,网上有人说干这个能月入过万,她听了仰头直笑," 我都过不了万,阿姨怎么可能?"

李莉和丈夫在深圳有一家公司,专门为港口做消杀工作。

她听说未来这块要重新规划,设立统一的外卖的代收点,她便买下广场前面的一块区域,和物业谈妥,招募跑单的人。

在她看来,阿姨自己接单,没有来她这赚的多。" 到时候做得好,小哥都往我这边跑,她们去外面接什么哦。"

但并不人人这么想,有些阿姨更怀念以前的时光。

两年前,阿姨们自由散落在广场上,随意拦截下外卖小哥。那时候盒马鲜生有补贴,一单甚至可以叫价到 10 块。

许阿姨一年前就开始跑单了,据她回忆,每个人接到 50 单都不是问题。" 现在一单才一块,抠指头缝咧。"

过去那些似金矿的岁月,在骑手眼里,却是一场赌博。

肖建国在华强北附近做多年的骑手,谈起阿姨 " 个体户 " 的日子,他觉得有点不太靠谱。

" 我有次给了钱,阿姨送了,结果顾客打电话给我说没送到。联系阿姨又不接电话,最后还是我赔了餐钱。"

超时也是常遇到的问题,肖建国遇过最夸张的,有一单半小时还没送上去,最后想让阿姨赔钱,发现阿姨把他拉黑了。

" 也有很多靠谱的阿姨,但是看运气。而且阿姨也不是天天在华强北,很难成为熟客。" 肖建国说。

现在有了李莉,骑手们似乎可以放心些。她保证:送单快,出了任何问题全赔餐费。

两个承诺里,前者骑手还不太满意。赵明来到小摊前,发现地上还堆着一堆外卖没送。看了一眼,还有自己 20 分钟就送来的。

" 你搞什么啊,餐到现在没送。" 听到赵明骂骂咧咧的叫声,李莉赶紧安抚," 马上送马上送,阿姨你不要挑了,现在就送。"

我往边上看去,阿姨正不紧不慢挑着单,每个人都想凑成同花顺——有高楼和低楼,避开市场部的楼层。

李莉的催促,不过是无关紧要的背景乐。

还有一些,在等着凑成六胞胎。" 三单跑什么啊,我再等多几单。"

阿姨的犹豫,带来的是两单 68 块的赔偿费。这两单是谁接的,无法追溯。场面太过混乱,就算问起,阿姨们也都不会承认。

单数也从 265,变成了 225。

李莉用笔头敲打着桌面,思考了许久,跟我说出日后的计划:

" 我要筛选人,那些挑单的一个都不要,我就固定 5 个人,300 单,每个人六十单,多好。"

她还准备规定,每个人一趟最多只准接 8 个单," 不听话的就踢掉。"

计划能否到达预期目标,谁也没底。老板和阿姨都有各自的利益,局面总归会有点复杂。

但不管赚多赚少,日子还得继续。

余莲正在把货物放到推车上,拉货一单三十,她趁空再多赚点。

她悄声跟我说," 这里有些阿姨靠拉货都在深圳买了两套房,厉害吧。"

昨天让余莲愤愤不平的那位阿姨,是 60 岁的老人。下午四点,老人坐在通往地下室的楼道里,啃着一个咬了一半的苹果。

她用力搓了搓眼睛,感到有些疲惫。

李莉收起了太阳伞,她告诉我,如果年底还赚不到钱,她就卷铺盖走人。" 我搞消杀比这赚钱多了。"

铁打的华强北,流水的财富经。

结束了两天的体验,我在这一小小的群落里,窥见了华强北从未丢失的野性。

草根、投机,效率至上,更重要的是,永远有人可以在细缝中,坚韧地活下去。

备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以上内容是万软资讯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她们在华强北帮外卖骑手送外卖,曾一度月入过万”的热点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26元/杯的高铁奶茶被吐槽不如1块钱香飘飘?日销额近8万元,背后公司有多赚钱?

据 中国铁路 消息,近日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动车组餐饮公司率先推出了 高铁奶茶 ,每一杯高铁奶茶的包装上印的都是高铁餐饮乘务员形象,取名 那个女孩 。目前 那个女孩 已经推出 4——万软资讯wruan

推荐阅读:

不会说黑话,是不是不配当互联网人

冲上热搜!医生紧急提醒:红霉素软膏绝不能长期用

雷军向金山所有员工赠予每人600股股票

“不会再送快递,涨派送费也不会”

农夫山泉“栽”在日本桃子上

五粮陈是什么酒(五粮陈是宜宾五粮液的吗)

上一篇:若何把一块石头酿成CPU?外洋小伙称自己将解决全球芯片荒 下一篇:三年做出一家上市公司,这个曾被李嘉诚看重的传奇女企业家有何过人之处?

免责声明:

网站所有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侵删请致信E-mail:wruannet#gmail.com

本文地址:https://www.wruan.net/61795.html

同类推荐
评论列表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未分类 她们在华强北帮外卖骑手送外卖,曾一度月入过万
中午 12 点,华强北,赛格大厦附近。 一群阿姨在和骑手窃窃私语,十几秒后,她们拿起餐盒,向着旁边的大厦冲刺。 60 多层的高楼,300...
扫描二维码阅读原文
万软网 January, 01
生成社交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