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软资讯-好资源汇集平台

900亿金融巨骗:性命、阴谋与谜团

实习小编 热议 228
扫码手机访问手机访问:900亿金融巨骗:性命、阴谋与谜团
0

【摘要】 瓯,浙江温州的别称,黄瓯就出生于温州。20 多岁考进上交之后,黄瓯留在了上海,一直工作近 30 年。 直到昨天,上海电气突发公告,宣布了总裁黄瓯去世的消息。 有知情人透露,黄瓯......

瓯,浙江温州的别称,黄瓯就出生于温州。20 多岁考进上交之后,黄瓯留在了上海,一直工作近 30 年。

直到昨天,上海电气突发公告,宣布了总裁黄瓯去世的消息。

有知情人透露,黄瓯是昨天上午跳楼死的。这不是黄瓯第一次寻死了:一周之前,他还尝试过一次割腕自尽,所幸被抢救了回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逼得这位 50 岁的上市公司总裁非死不可?

死者去意已决,生者却并不甘心。黄瓯的妻子表示," 我的诉求不是证明我老公的清白,是要知道我老公犯了什么错。" 想知道真相的,绝对不止她自己。

循着这起自杀案顺藤摸瓜,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阴谋徐徐浮现在世人眼前——89 亿的爆雷,涉及 13 家上市公司,900 亿巨额骗局。越是追查,黑暗越深不见底,真相越扑朔迷离。

所有人都在问:藏在阴影背后操纵一切的,究竟是谁?

01

人命

该死的绝对不是黄瓯。或者说,还轮不到黄瓯。

捋捋上海电气这波爆雷的时间线:

2021 年 4 月 7 日,上海市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已经退休的上海电气原副总裁吕亚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上海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 月 30 日,上海电气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称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情况,可能对公司归母净利润造成 83 亿元的损失。

自爆当天,上海电气就收到上交所下发的工作函;7 月 5 日,又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后者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7 月 27 日,上海市纪委监委宣布,上海电气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 月 29 日,上海电气执行董事、总裁黄瓯公开参加了公司的干部大会,并在最后代表领导班子发言,表示全力支持配合新任党委书记冷伟青的工作。

然后就是第二天,黄瓯割腕自尽,未遂;一周后再跳楼,成功。鬼门关走了一遭,仍然一心求死。这一周,黄瓯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变化,再无人知晓。

然而,黄瓯是畏罪自杀,还是做了冤死鬼?

83 亿的雷,放哪家公司都不算小。2020 年和 2019 年,上海电气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37.58 亿元、35 亿元。今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为 6.6 亿元。

也就是说,83 亿元的损失,相当于两年以来的盈利全部亏完。一旦债权人确定违约,意味着上海电气会有两年的业绩真空期。这么大的亏空,怎么来的?

数据来源:choice

1902 年的上海大隆机器厂,是上海电气可以追溯的前身。如今,它成了国内最大的大型综合性装备制造集团,由上海国资委 100% 控股,是根正苗红的国企上市公司。

上海电气收入主要来自三大业务:能源装备、工业装备、集成服务。能源事关国家命脉,由国企担当重任,一方面义不容辞,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求稳。

但上海电气的雷,不是来自上述三项业务中的任何一个,而是另一块特殊的业务—— " 专网通信 "。

上海电气这项业务主要通过旗下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进行。电气通讯成立于 2015 年 3 月,那一年,上海电气股价最高还有 25 块。时光荏苒,如今只剩 4 块钱了。

作为上海电气 50 余家子公司里的最后一名,电气通讯本来不值一提。但一口气爆出 83 亿惊天大雷,让这家公司名声大噪。

还有一个重点,电器通讯由上海电气持股 40%,持股 28.5% 的第二大股东上海星地通,实控人叫做隋田力;第 6 大股东上海奈攀的实控人中,同样出现了隋田力的身影。

记住这个人,他很重要。

02

阴谋

上海电气这颗雷,爆出了过年的效果。

一时间,各大上市公司纷纷响应,83 亿迅速膨胀到 900 多亿。吃瓜群众这才发现,原来,它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这根绳,叫做 " 专网通信 "。握着这根绳在幕后操纵着十几家上市公司的总导演,也只有一人而已。

具体的操作手段其实很简单:上市公司向上游供应商提供预付款用来采购原材料,而后将产品向下游销售。

重点是,上市公司的预付款需要在 80% 以上,通常全额支付。销售产品时,却只能得到 10% 的预付款。

这就很暧昧了,随着业务规模越大、预付款越多,应收账款不及时导致资金链断裂,雷就爆了。

很显然,这种业务模式对上游的供应商和下游的客户都很有利。有利可图,是最名正言顺的动机。所以,先搞清楚这两拨人都是谁就对了。

上海电气爆雷后,向四家下游客户提起了诉讼,分别是北京首创、南京长江、富申实业和哈尔滨工业投资。

其中,富申实业也是新海宜、华讯方舟、国瑞科技的第一大客户,中利集团、凯乐科技、瑞斯康达的前五大客户。这些上市公司,都是紧随上海电气之后爆雷的 " 蚂蚱 " 们。

从 5 月上海电气爆雷至今,3 个月内,已牵扯出 A 股 13 家上市公司。除了上面提到的,还有宏达新材、中天科技、汇鸿集团等。无一例外,都是 " 专网通信 " 业务出了问题。

和富申实业相似的下游客户还有普天信息,分别是凯乐科技、宁通信 B 的第一大客户,和华讯方舟、新海宜的第三大客户;

环球景行,分别是凯乐科技、瑞斯康达的前五大客户,和上海电气的客户;航天神禾,分别是中天科技、汇鸿集团、飞利信、凯乐科技、中利集团的前五大客户。

原来,只需预付 10%,就能购买这些 " 专网通信 " 产品的下游客户都是一拨人。

据统计,13 家上市公司的 " 专网通信 " 业务累计销售额超过 900 亿元。其中,这四大下游客户的累计应付款就超过 400 亿元。实际付了多少,算算总共爆了多少雷就知道了。

再往上游供应商看看,也出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分别是上海星地通、新一代专网、重庆博琨、宁波鸿孜和浙江鑫网。

其中,上海星地通是新海宜、华讯方舟、凯乐科技、宁通信 B 等四家公司的供应商;新一代专网是新海宜、凯乐科技、中利集团等三家的供应商。

其它几家供应商,与此类似,都是把原材料卖给了同一拨人。据统计,这 5 家供应商这些年收到的预付款同样超过 400 亿元。

并且,这些收到 100% 预付款的供应商们,背后都指向了同一个人——隋田力。

比如,上海星地通由隋田力持股 90%;新一代专网曾持股 30% 的股东是隋田力 100% 持股的公司;瑞斯康达的前供应商重庆天宇星辰由隋田力间接持股 40%。

并且,四大下游客户之一的航天神禾,其实控人也是隋田力。

目前,隋田力已经失联了。

03

谜团

隋田力所到之处,留下的是一本本坏账,带走的则是股民的真金白银。

所以,所谓的 " 专网通信 " 业务,原来是这十几家上市公司配隋田力从中套利的游戏?

远没这么简单。资本一向无利不起早,为他人做嫁衣不是它的风格。通过 " 专网通信 " 业务,上市公司的资金赚了一圈,最终成为财报上的业绩。

比如华讯方舟,2015 年开始参与 " 专网通信 " 业务,当年就创造了超 3 亿元营收。年初该公司股价还不到 10 块,年末已经涨至超过 30 块。

财报好看,股价上涨,上市公司融到更多钱,这个 " 三赢 " 的局就能继续运转下去。当然,这是在理想情况下。

因为在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预付款的差别,这项业务势必使上市公司预付款迅速增多。以华讯方舟为例,2015 年前后,其应收账款和预付款项都陡然增多。

数据来源:choice

所以,这些上市公司在这个骗局中,仍然冒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至于幕后藏身的总导演隋田力,则斡旋于上下游之间,想必是赚得盆满钵满。

至于其手段,谈不上高明,但称得起胆大包天。将数百万股民玩弄于股掌之间,在资本市场肆无忌惮地搅弄风云。如此猖狂的人物究竟是何许人也,背后又是哪些人在给他撑腰?

翻看隋田力的履历,此人 1961 年 8 月出生,18 岁开始在部队服役 5 年。退役后任职于江苏省政府,当了 4 年公务员。之后便下海从商,成立了星地通研究所。

这份履历为隋田力带来的人脉,想必相当不简单。

隋田力控制的上海星地通同样不简单。这家公司从事通信行业硬件贸易业务,在新宏泰的一份公告中提到,星地通的财务数据因为 " 申请军工涉密信息披露豁免 " 而未予披露。

隋田力通过上海星地通充当众多上市公司 " 专网通信 " 业务的上游供应商,收取 100% 预付款,自然稳赚不赔。

上海星地通及星地研究所

下游客户方面,上海电气提请诉讼的四家下游公司中,首创集团由北京市政府 100% 控股,哈工投资由哈尔滨国资委和黑龙江国资委 100% 控股;与之类似,四大下游客户之一的环球景行由重庆市国资委全资持有。

至于四大客户之一的富申实业,名义上由上海市人民政府第五办公室 100% 控股。但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政府新闻办的工作人员都否认了第五办公室的存在。

他们所隐瞒的,或许和黄瓯想用生命所掩盖的,是同一个真相。至于它到底是什么,可能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04

结语

这世上,多的是我们不知道的事。比如 A 股背后的那些阴影中,藏着多少隋田力一样的吸血鬼。他背后令这么多人三缄其口的势力,又是何方神圣。

7 月 29 日,经上海电气申请,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已经向上海星地通和隋田力发布了限消令。然而,上海星地通人去楼空,隋田力也早已神隐。

黄瓯的死,能还所有人一个真相大白吗?

以上内容是万软资讯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900亿金融巨骗:人命、阴谋与谜团”的热点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一位东北工人的两次下岗

淘汰落后产能,让 52 岁的东北工人江旭下岗了。这是江旭人生里的第二次失业,第一次从国企下岗时他还年轻,几经周折,他重新就业。可这一次,他老了,没有竞争力了。每次坐出租车,江旭都很来劲, 师傅,干你们——万软资讯wruan

推荐阅读:

紧随三大银行 东方证券宣布支持华为鸿蒙系统:无缝衔接

油价不断攀升!油轮运价却“惨淡”,船东甚至亏损运营?啥情况?

华为P50系列将是华为旗舰中国产化最高的手机

大小周没了,我的幸福指数也没增加

车主爆料:路虎维修后变水老虎 车内能养鱼

550只羊瞬间被劈死,闪电到底有多恐怖?

上一篇:食人族真的存在吗? 下一篇:我银行卡余额三位数,却受骗了几十万

免责声明:

网站所有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侵删请致信E-mail:wruannet#gmail.com

本文地址:https://www.wruan.net/42609.html

同类推荐
评论列表
未分类 900亿金融巨骗:性命、阴谋与谜团
瓯,浙江温州的别称,黄瓯就出生于温州。20 多岁考进上交之后,黄瓯留在了上海,一直工作近 30 年。 直到昨天,上海电气突发公告,宣布了总裁黄瓯去世的消息。 ...
扫描二维码阅读原文
万软网 January, 01
生成社交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