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软资讯-好资源汇集平台

深扒“隋田力莫比乌斯环”:专网通讯在A股掀起900亿爆雷巨浪

实习小编 热议 161
扫码手机访问手机访问:深扒“隋田力莫比乌斯环”:专网通讯在A股掀起900亿爆雷巨浪
0

【摘要】 隋田力莫比乌斯环 制图:IT 时报 徐建杰 30 秒快读 1 近期,A 股 10 家上市公司因专网通信暴雷,背后一位神秘人物隋田力浮出水面,据不完全统计......

隋田力莫比乌斯环 制图:IT 时报 徐建杰

30 秒快读

1

近期,A 股 10 家上市公司因专网通信暴雷,背后一位神秘人物隋田力浮出水面,据不完全统计,受隋田力系影响的资金规模超过 900 亿元。

2

专网通信:在特定区域进行信号覆盖的专业网络,有效弥补了公网通信无法涉及的领域。

3

即便不再梳理 " 隋田力系 " 相关的其他爆雷公司,仅在宏达新材和康隆达两家上市公司之间,便可以找到一个层层套嵌的莫比乌斯环。被航天神禾(隋田力控股公司)拒绝付款的康隆达,同时可能是导致宏达新材爆雷的下下游客户。

900 亿!若干年后回溯 2021 年的夏天,在一家家业绩爆雷的上市公司和被执行的企业法人身上,专网通信和隋田力是绕不开的名字。

8 月 4 日晚间,*ST 华讯披露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这家因专网通信业务而爆雷的企业披露更多细节。*ST 华讯公告称,子公司南京华讯于 2019 年 4 月至 2020 年 4 月,对隋田力控股公司上海星地通发生 4 笔采购订单,预付 1.25 亿元。但上海星地通未按指令按时采购,违反合约,因此,南京华讯取消订单合同,但仍有 0.83 亿元余额未追回。

除了 *ST 华讯,宏达新材也在 8 月 4 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有 3.7 亿元的应收账款和库存可能会出问题。其中,隋田力实控的上海星地通、江苏星地通、新一代专网是上海鸿孜(宏达新材股东公司)的供应商。

这已是近期 A 股第十家因专网通信业务爆雷的公司。" 雷区 " 几乎相同,主营业务为专网通信,上市公司是中间制造商或贸易商,全款打给供应商采购设备原料,向自己的客户却最多只收 10% 预付款,一旦供应商 " 失联 ",或者客户拒绝提货,上市公司不仅产生大笔应收账款,还会形成巨额库存。

不一样的公司,却有着相似的故事。在多家媒体坚持不懈地挖掘下,一个神秘人物 " 隋田力 " 逐渐浮出水面。无论是拒付款的客户,还是收了钱却不给货的供应商,背后都有他若隐若现的影子。据不完全统计,整个 A 股市场受 " 隋田力 " 影响的资金规模超过 900 亿元。

隋田力的商业帝国(部分),图源:企查查

那么,令市场近期胆颤的专网通信业务究竟是什么?为何这么多企业乐此不疲?隋田力又有着怎样的背景?

谜题重重,《IT 时报》记者试图揭开冰山一角。拨开层层面纱后,我们发现,有些爆雷的上市公司之间,似乎形成了一个莫比乌斯环。

01

400 亿市场的新概念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一份《中国专网通信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指出,专网通信是指在特定区域进行信号覆盖的专业网络,有效弥补了公网通信无法涉及的领域

简单理解,我们日常使用的 4G、5G 是公网,而政府、公安、大型企业等企事业单位为了应急、安全等不同目的,采用独有的信道、设备等资源,搭建的专属网络是专网。比如,2006 年上海开通的 800MHz 数字集群应急救援政务公网,便是典型的专网通信。

一位通信专家告诉记者,专网通信是个相对广义的概念,具体而言分为三个等级:最高等级的专网通信,是把光纤资源、基站 / 交换机等设备专用于某个业务,比如军网、政务内网,物理资源与公网完全隔离;次高级的专网是光纤共用,部分信道专门辟给专网,但信道彼此隔离;再低一级是信道、设备都共用,但通过 VPN 把一部分带宽专门辟给专网,网络 / 数据隔离。

" 成本因等级不同而逐级下降,最高等级自然造价最高。" 他表示。

另一位通信专家分析,有些政务专网需要设计数百公里的管道、光传输设备、网络交换、网络安全等等,投入可能高达数亿元,如果是卫星专网,还要加上卫星发射、卫星频率租用等方面的成本,总造价可能更高。

" 专网服务是小而精性质、高价值的业务,与公网业务相比,利润更高,电信运营商、大型企业都可以做。" 上述通信专家告诉《IT 时报》记者,受益于 " 两化融合 "" 工业互联网 "" 智慧城市 "" 智慧交通 " 等数字化转型升级的加速,专网通信的市场规模呈逐年增长趋势。

图源:前瞻研究院报告

前瞻研究院报告也显示,2012 年我国专网通信市场规模达到 96 亿元,到 2018 年市场规模增长至 357 亿元,增长率为 14.4%。2019 年我国专网通信行业市场规模保持稳定增长态势,2019 年市场规模约为 397 亿元。

头豹的一份 5G 专网报告则显示,2020 年,中国专网通信市场规模为 344 亿元,2016 年 -2020 年复合增长率达 20.7%。头豹将专网通信分为专网通信设备市场和专网通信服务市场,其中,专网通信设备包括调度无线、无线基站、无线接收终端等,2020 年营收规模可达 220.7 亿元。

02

助推股价神器

如果说 5G 商用,令专网通信的美好市场前景升温,那么也让一些上市公司看到新概念提振股价的机会。记者发现,多数爆雷企业切入这块市场在 2019 年前后。

仔细分析此次爆雷的多家上市公司会发现,这些企业的主业与通信隔着 " 十万八千里 ",却都成立了子公司或者孙子公司进军专网通信业务。

"通过倒腾资源,不少公司能够借专网通信概念快速刷新业绩。" 一位通信领域业内人士称。

浙江康隆达特种防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隆达)也是此次爆雷的上市公司之一,控股股东是绍兴上虞东大针织有限公司,被 " 坑 " 的易恒网际是其 " 孙子公司 ",由康隆达全资子公司浙江裕康手套有限公司持有其 51% 股权。2019 年 11 月 18 日,康隆达公告称,拟以 3060 万元收购五莲秋实仁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易恒网际 51% 股权,2018 年、2019 年,易恒网际前三季度均为亏损。

这家五莲秋实仁业成立于 2019 年 10 月 22 日,并在 10 月 31 日火速入股易恒国际 51%,又在 20 天后将股权转移给康隆达后全身而退,如今已是注销状态,似乎它这一生只为这场收购而来。

一家主营特种及普通劳动防护手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买了一家科技公司。表面看来,这是一场双赢。康隆达公告称,易恒网际自 2020 年开展电子通信设备的采购及销售业务,2020 年度实现营业收入 8469.71 万元,归母净利润 745.69 万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利润的 9.71%。

带了科技属性,康隆达的股价自然也节节上升。2019 年 12 月 31 日,康隆达股价当日上涨 7.58%,收于 13.77 元。此后更是一路高歌,2020 年 12 月 24 日,股价收盘于 33.95 元。

此后,康隆达便开始 " 跌跌不休 "。2020 年 12 月 25 日、28 日、29 日、30 日、31 日、2021 年 1 月 4 日、2021 年 1 月 5 日连续 7 个交易日内日康隆达的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都累计达 20%,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但其始终表示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直至今年 8 月 1 日晚才发布公告称,易恒网际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极端情况下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 3.02 亿元的损失,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 27.53%。

截至 8 月 5 日,康隆达每股收盘于 11.5 元。

03

期货式的十倍杠杆

这波涉及数百亿的 A 股大震荡,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击鼓传花,形式是一宗宗期货式的融资性贸易。

8 月 4 日晚,宏达新材公告,截至 8 月 2 日,宏达新材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观峰信息科技对应的存货约 2.5124 亿元(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占公司应收账款合计约 1.2116 亿元,两者相加达 3.724 亿元。

这笔近 4 亿元的 " 坑 " 来自两个客户:保利民爆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保利民爆 ")和江苏弘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江苏弘萃 ")。2020 年 4 月起,宏达新材分别与这两家公司签订了十一份 " 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 " 的产品销售合同,合同额共计约 4 亿元,其中预收货款 2511.17 万元。

如今,宏达新材陆续进行原材料备货,生产加工并形成了 2.8902 亿元的库存,可两家客户却玩起了 " 失踪 ",既不提货也不付款。也就是说,宏达新材仓库里有 2 亿多元的库存 " 无处安放 "。

这个 " 窟窿 " 有多大呢?宏达新材 2020 年度的净利润为 5270 万元,此前的 2018 年、2019 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负。也就是说,宏达新材 4 年才能补得上这个窟窿,还得保证年年赚钱。公告中,宏达新材已经预警:由于专网通讯业务形成的影响可能导致公司半年度亏损 9000-12000 万元。

8 月 4 日的回复函中,宏达新材提及, 8 月 2 日收到了客户保利民爆的《解除函》,要求解除与宏达新材之间的《设备买卖合同》,但宏达新材并不同意。

可无论同意不同意,这笔钱极有可能是收不回来了。

宏达新材遭遇的是典型 " 隋田力 " 式期货贸易。这种模式通常以特殊客户需对产品定制化为由,要求作为中间商的上市公司全款向其指定的供应商预付款,但客户前期回款却通常只有 10%,甚至交货之后才付全款。相当于客户以 10% 的商品销售额撬动了 100% 的原材料预付款,获得 10 倍杠杆。

宏达新材表示,针对通信设备的采购,付款方式为预付 70% — 100% 通信设备款,而根据销售合同,客户在签署到货交接验收单,并收到发票后会分期支付全额或 90%(部分客户存在预付 10% 货款的情况)的销售货款。

从其公布的合同履约情况来看,形式可能更加悲观。在与客户江苏弘萃签订了几笔共 1.4974 亿元的合同后,一分预付款都没拿到,而约定交货期是 2021 年 4 月 21 日、22 日,为此,宏达新材还产生了 1.0325 亿元库存。

一位电信运营商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是硬件合同,付款方式一般是 721,作为客户,运营商要向供应商先支付 70% 的预付款,合同完成后支付 20%,试运行一段时间,再付 10% 尾款;如果是软件合同,付款方式则会根据建设单位和维护单位的要求调整,首付会降低,343、532 都有可能。类似这种预付 10%,甚至供应商愿意完全垫资的行为,他无法理解。

不过,亨通光电董事长钱建林曾对此种模式公开解释:因为涉密产品的重要级别非常高,原材料大部分都由央企客户指定采购方,所以对原材料供应商的选择也有明确要求,这不是公司能决定的,而采购这些原材料都是专门订制的,需提前付款。

这或许也是 " 专网通信 " 为何成为上市公司香饽饽的原因之一,因为大量专网属于涉密项目,客户信息无需对外公开,股民自然也很难对其真实内容进行查验。

04

挨与打的莫比乌斯环

那么,这两个客户和隋田力有关吗?

企查查显示,保利民爆由保利九联控股,上市公司保利联合同样是由保利九联控股,两者是兄弟公司,而南京理工大学是保利联合的十大股东之一。

目前尚没有证据显示,隋田力、保利民爆、南京理工大学之间有明确关联。公开渠道能查到的消息是,专利信息服务平台上,一个名为 " 超短波宽带数据通信系统 " 的专利申请人为隋田力,其专利代理机构为南京理工大学

图源:专利信息服务平台

另一份裁判文书网的判决显示,早在 2004 年 8 月,南理工科技园股份公司便和陶开爵、隋田力共同出资组建南京理工科技园系统工程有限公司。

企查查显示,宏达新材另一家客户江苏弘萃在 2021 年 10 月 19 日有四个开庭公告,案由都是买卖合同纠纷,被告分别为潍坊海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株洲国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控股公司均为北京西鼎众合有限公司。

北京西鼎众合也是一家有趣的公司,它有一家 100% 控股的子公司为南京泰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有一个股东叫南京军兴昌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它的大股东是张间芳——康隆达董事长。

于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这家南京泰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此前曾出现在另一家爆雷的上市公司康隆达公告中。康隆达公告称,子公司易恒网际与航天神禾签订了系列电子通信设备销售合同,截至 8 月 2 日,航天神禾在收到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导致的逾期应收账款合计 1503.79 万元,这笔延缓交付的货物对应形成了存货金额(扣除已收到的预付款)为 2.95 亿元,但其中 3738.56 万元与南京泰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转让协议进行转让。

也就是说,南京泰泓关键时刻 " 撑 " 了康隆达一把,却可能成了宏达新材的间接债务人。

即便不再梳理 " 隋田力系 " 相关的其他爆雷公司,仅在宏达新材和康隆达两家上市公司之间,便可以找到一个层层套嵌的莫比乌斯环。被航天神禾(隋田力控股公司)拒绝付款的康隆达,同时可能是导致宏达新材爆雷的下下游客户。

隋田力莫比乌斯环 制图:IT 时报 徐建杰

05

隐秘的隋田力

串起这波 " 专网通信 " 爆雷潮的始作俑者是隋田力。

上海星地通、江苏星地通、新一代专网、海高通信等与一系列出现在上市公司公告中的公司,或明或暗都与隋田力有直接联系,如今,大部分企业都基本处于无法履约状态。

8 月 2 日,海高通信发布公告,公司通过多种渠道,无法与实控人之一隋田力取得联系。

记者查阅重庆市合川区政府网站后发现,2016 年隋田力曾两次现身,身份为中国电子工业科技交流中心主任和总经理。2016 年 10 月,隋田力被聘为合川区发展顾问,并做了《信息安全产业知识》专题讲座,合川区多位领导出席讲座。

隋田力讲座现场

对外,隋田力的身份为通信专家。如今网上流传一张隋田力的图片出自全国智能制造创新创业大赛官网,彼时隋田力的身份为中国电子工业科学技术交流中心负责人。同一届组委会名单中,还出现了彼时北京赛普星通投资执行董事吴亚东和总经理陆斌。

吊诡的是,隋田力实控的新三板上市公司海高通信的公告中,对隋田力在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任职的信息只字未提。

为此,《IT 时报》记者联系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但对方表示未听过隋田力的名字。而中国电子工业科技交流中心工作人员表示,隋田力已离开该中心,但不愿透露更多。

海高通信公告显示,隋田力从 1995 年起的 4 年间任江苏省人民政府公务员。此后隋田力相机就职上海星地通信工程研究所、南京三宝通信、新一代专网通信、上海星地通通信、江苏大江通信、北京赛普工信投资、上海奈攀等企业担任要职。而隋田力也是这些企业的直接、间接投资人。

但这份履历没有提及隋田力与上海电气的联系。2015 年,上海电气设立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并对其增资 2000 万元。企查查显示,隋田力通过上海星地通通信和上海奈攀间接持有上海电气通讯 26.85% 股份。而在去年底,上海电气成立另一家子公司上海电气通信,隋田力担任副董事长,其配偶的弟弟张涛担任董事一职。

图源:企查查

也正是上海电气通讯拉开了 " 专网通信 " 爆雷潮的序幕。今年 5 月,上海电气公告,上海电气通讯应收账款余额 86.72 亿元,账面存货余额 22.3 亿元,此外上海电气通讯还有 12.52 亿元银行借款以及 77.66 亿元其他借款。

7 月,证监会立案调查。7 月 27 日上海电气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人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上海市纪检委调查。

8 月 2 日,海高通信公告称,隋田力失联,涉及案件正被公安机关侦查。

上海电气的一纸公告,引发了 " 多米诺骨牌效应 " 图源:东方 IC

06

一场倒腾的游戏

如果深究这场 " 专网通信 " 闹剧,你会发现一些不能说的秘密。《IT 时报》记者查阅新三板上市公司海高通信(隋田力为实控人)公开资料后发现,这家公司与供应商、客户间有着微妙的关联。

胖豆(上海)贸易有限公司股东关系图 图源:企查查

胖豆(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是海高通信的供应商之一。记者发现,该公司实控人周妮珍也是重庆博琨瀚威 20% 的股东,而重庆博琨瀚威又分别是重庆涔信科技和重庆帕弛科技 30% 和 10% 股东。这三家重庆企业均出现在海高通信的客户名单中。

与此同时,出现在海高通信供应商、客户名单上的多家公司总有一丝熟悉的味道。苏州赛安电子曾是海高通信的第二大客户,其最终受益人隋田力正是海高通信的实控人。

近 3 年位列海高通信第一大供应商的重庆信息安全产业研究院同样与隋田力关系紧密。官网显示,重庆信息安全产业研究院是在重庆市科委批准下,由中国电子工业科技交流中心和合川区人民政府联合发起成立的市属事业单位。企查查显示,中国电子工业科技交流中心参投北京赛普星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40% 股权,后者的最终受益人正是隋田力。

微妙关系背后是一门赚钱的生意。2020 年度,海高通信的销售毛利率高达 86.98%,而此前两年的毛利率分别达 94.49% 和 94.34%。尽管 2020 年因原材料上涨,加之单价较低产品占销售产品比重较大,导致毛利率下降,但在这一年海高通信实现 7719.4 万元营收和 2943.43 万元净利润,作为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其业绩依旧可以冲刺 A 股创业板。

只是,在这份年报中," 隋田力 " 系其他公司颓势已显。因合计 1.04 亿元借款合同纠纷,海高通信将苏州赛安电子及其法人张亦斌诉至法庭,但最终撤诉结案。据海高通信公告称,涉案委托贷款本金、利息及罚息已全部收回。

事实上,截至 2020 年末,海高通信通过投资活动获得现金流入合计 5.32 亿元,但与此同时通过投资活动流出 5.42 亿元,其中投资支付现金 4.85 亿元,净流出 1 亿元。

图源:海高通信年报

近 5 亿元真金白银花在哪?翻遍海高通信近两年的公告,《IT 时报》记者始终无法找到答案。2020 年 5 月份,海高通信调整购买国债逆回购或银行理财产品的决策额度,最高不超过 1.5 亿元。而该年末上市公司购买低风险理财产品为 6000 万元,购买国债逆回购产品余额为 0 元。截至去年末,海高通信的回购金额不足 1000 万元。

为此,《IT 时报》记者联系海高通信方面询问,但截至发稿,对方仍未回复。

07

隐忧依旧重重

爆雷之下,人人自危。当隋田力的触角伸向多个领域,甚至量子、航天等前沿领域都可能被触动。

" 隋田力系 " 新一代专网通信公司的官网显示,国盾量子、大唐通信、中国普天都是它的合作客户。但记者拨打国盾量子的电话时,国盾量子方面向记者明确表示,和新一代专网通信 " 毫无瓜葛 "," 和我们没有任何技术和业务上的合作关系。"

新一代专网官网

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融资材料中显示,北京中创为量子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创为)曾在 2016 年购买国盾量子的设备,而后中创为和凯乐科技展开了合作,凯乐科技又是新一代专网的合作伙伴,凯乐科技、亨通光电均和中创为在同一家上游客户 " 重庆博琨瀚威 " 采购,而这家 " 重庆博琨瀚威 " 正是海高通信的主要客户。另一家爆雷的上市公司瑞斯达康已经预付重庆博琨瀚威 5.4 亿元,但供应商逾期供货。

今年年初,中创为被曝出正在接受上市辅导,被外界称为有望冲击 " 量子通信第二股 "。

凯乐科技也是重灾区。

凯乐科技在 7 月 24 日公告里表示,公司自 2020 年 5 月起,先后与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新一代 ")签订《产品购销合同》,向新一代采购隧道式加密传输服务系统处理器、智能自组网数据通信模块、高速数据处理嵌入式系统三款产品(以下简称 " 专网通信业务 ")。

截至公告日,凯乐科技已经支付新一代专网通信 11.51 亿元预付款,但对方迟迟不能交货。此外,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存货余额为 2.11 亿元,目前下游交付短期已出现障碍,存货可能无法足额变现,存在资产减值风险。

也就是说,2.11 亿元的库存,可能无法变现,11.51 亿元的预付款,或许打了水漂。

另一方面,航天系上市公司航天发展曾回应投资者关系时表示,公司旗下壹进制公司于 2019 年 12 月至 2020 年 5 月与南京三宝通信(隋田力控股企业)签订过三笔销售合同,合同总额不足 1000 万元,且货款已按期收回。其他所属公司未与隋田力系公司发生过业务往来。

不过,《IT 时报》记者发现,隋田力旗下航天神禾股东之一为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持股比例额 50%。后者正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十二研究院。

航天神禾股东及高管关系图 图源:企查查

航天神禾高管名单中,倪自杰为航天科技财务有限责任公司监事,王玉军同为航天科技财务有限责任公司监事,也是第十二研究所控股公司航天神洁的董事。

这波爆雷潮何时休止,我们不得而知。但迎着风口飞蛾扑火般逐利的教训,或许是这次事件中最该反思的地方。而如何杜绝 " 隋田力式的套路 ",更需要监管层采取措施。

作者/IT 时报记者 孙鹏飞 郝俊慧

编辑/郝俊慧 挨踢妹

排版/季嘉颖

图片/企查查、IT 时报、海高通信、专利信息服务平台、前瞻研究院

以上内容是万软资讯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的关于“深扒“隋田力莫比乌斯环”:专网通信在A股掀起900亿爆雷巨浪”的热点资讯。希望能帮忙到大家!

“赠房潮”后再掀“赠车潮”?这家公司要给每位金牌得主送辆车,网友:14岁的全红婵咋办?

随着东京奥运会的进行,中国体育健儿们将越来越多奖牌和荣誉收入囊中,而他们除了获得网民们的赞誉和国家的奖励,还有一些企业出于责任感和爱才惜才,也拿出了大奖,获得了网友的赞许。一汽红旗要送每个金牌得主一辆——万软资讯wruan

推荐阅读:

市值一夜暴增2000亿,CEO称耐克为中国而生,背后有啥隐情?

阿里张勇在财报剖析师会上谈平台互联开放:面向未来,相向而行

邯郸学步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换手率40以上说明什么(换手率看洗盘还是出货)

嘉兴新闻事故

上海又现天价“茶水费”?中介说“加400万可签约”,开发商否认

上一篇:“赠房潮”后再掀“赠车潮”?这家公司要给每位金牌得主送辆车,网友:14岁的全红婵咋办? 下一篇:小米平板 5 官宣,但 @小米平板 微博账号把密码忘了

免责声明:

网站所有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侵删请致信E-mail:wruannet#gmail.com

本文地址:https://www.wruan.net/42566.html

同类推荐
评论列表
未分类 深扒“隋田力莫比乌斯环”:专网通讯在A股掀起900亿爆雷巨浪
隋田力莫比乌斯环 制图:IT 时报 徐建杰 30 秒快读 1 近期,A 股 10 家上市公司因专网通信暴雷,背后一位神秘人物隋田力浮...
扫描二维码阅读原文
万软网 January, 01
生成社交图 ×